湖北三支一扶

輔導咨詢

熱點推薦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三支一扶 > 閱讀資料 > 時政熱點 >

2020湖北三支一扶時政生態熱點:半個世紀 一方棉田

2020-06-29 09:41:53| 人民日報 

導語:2020三支一扶考試公告將于3-5月期間發布。三支一扶考什么?三支一扶考試內容是什么?三支一扶申論如何備考?為了幫助廣大考生備考,湖北三支一扶考試網在這里為大家講解三支一扶時政熱點

重要推薦:湖北三支一扶7大資料免費領取

陳學庚:1947年4月生,江蘇泰興人,新疆石河子大學終身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工程院院士。他扎根邊疆,從事農機研究和推廣工作52個年頭,突破地膜植棉機械化關鍵技術,攻克膜下滴灌精量播種技術裝備難題,推動了新疆棉花生產水平的大幅提升;研發了棉花全程機械化關鍵技術與機具,在新疆、山東、河北等棉區大面積示范推廣。主導的3項技術創新,改變了傳統的植棉模式,用機械化方式實現棉花生產種植的精耕細作。

“棉花植株有點偏高,要控制在1米以下……”一大早,73歲的陳學庚就坐在電腦前打開了攝像頭,在視頻會議中,對河北、山東等地的棉田管理工作進行技術指導。在他的推動下,黃河流域棉花生產機械化近兩年來已頗見成效,2019年河北省南宮市新增示范區籽棉達到了每畝382.3公斤,并且實現了機械化采收。

“前幾年,每年都要在棉花生長收獲的關鍵節點來回‘飛’個五六次,今年情況特殊,沒能去現場,我們就通過互聯網溝通。”陳學庚有點遺憾地說。

“一個人一生中應該專心致志做好一件事”

在新疆農業機械化領域,一提起陳學庚,大家都熟悉。但沒人知道的是,他最初的動力,竟源自一臺損壞的壓面機。

1960年,陳學庚隨父母支援新疆建設。后來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奎屯農機學校讀了中專,畢業后被分配到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下屬的一家機械廠工作。

剛剛上班,有同事拿來一臺壓面機:“你現在沒啥事,就來修修壓面機吧,修好了,工人就有面條吃了。”

學的就是機械專業,修個壓面機還不是小菜一碟?殊不知鼓搗了半天,也沒修好,當時,陳學庚感覺頗下不來臺。“看來實踐與理論的距離很遠啊”,他暗下決心,要趁年輕多學習、多實踐。

經過大半年用工考察,廠里決定派他當派工員,這本是個美差。

“我不去,我要進車間!”他說。

“放著舒服的工作不干,非要自己找累受。”有人背后這么說。

可他心里明白,當了派工員,自己離技術就遠了。

進了車間,陳學庚買了一大摞機械書籍,悉心鉆研,在老師傅帶領下,慢慢成長為技術骨干。

在車間干了一年,車鉗洗刨等基本技能,陳學庚就已經全部學會了,不甘現狀的他,干起了技術革新,帶著團隊研制出磨缸機、水力測功機、缸套離心澆注機、大型頂車機等設備。到20世紀70年代中期,陳學庚已小有名氣,帶動了當地農機具修理設備的革新。

榮譽越來越多,陳學庚的職務也不斷提升,從機械廠技術員、副廠長、廠長,到團機務科科長、副團長兼總工程師、師農機服務中心主任。1992年2月,原本可以繼續擔任業務領導職務的陳學庚,選擇到新疆農墾科學院從事科研工作。“我喜歡做業務,就想堅持干下去,一個人一生中應該專心致志做好一件事。”

“不跟著到地里走一走,就研制不出好農機”

陳學庚研制出的農機,因為十分好操作,被團場干部職工親切地稱為“傻瓜機子”。“要讓農機往地上一放,就能干活,不能在演示會上操作沒問題,到了職工手里就玩不轉了。”

要想生產出便于操作的農機,必須深入生產一線。每逢機械作業高峰季節,陳學庚就帶著技術人員深入田間地頭察看農機實際使用情況,把反映的問題和使用機具的經驗記錄下來。回去后修改圖紙,在下一批農機具生產時,就把之前的缺陷全部彌補并加以改進。

有一年,農機戶陳繼華發現自己買的精量播種機上的開溝固定桿焊接工藝有缺陷,準備過幾天再反映這個問題。沒想到沒過多久,新批次的農機已經將這個問題解決了。陳繼華驚訝地說:“這樣的更新速度,真是想到我們農戶心坎里了!”

2006年春天,有農戶反映,播種機覆土花籃在設計上有問題。陳學庚馬上帶技術人員去地里察看,連夜制定修改方案、更改圖紙,把新農機趕做出來。怕耽誤了春耕生產,第二天,他又親自送去。“我們就是為農業服務的,你心里裝著農戶,農戶心里必定裝著你,人人心里都有一桿秤。”陳學庚說。

陳學庚研制的農機不僅好用,還便宜,曾有外國專家聽說他研發的一種播種機售價只有4萬元,說什么都不相信,這么大的機器,在國外價格得貴好幾倍。

為了給團場農機戶省錢,陳學庚經常把零配件放在團場,隨時為農戶改裝機器,大大縮減成本、提升勞動效率。

每當新機型設計出來,他都和大伙一起去地里試驗。在觀察樣機運轉情況時,陳學庚經常忘了自己已經70多歲了,趴在地上察看,一趴就是半個小時。在試驗中,陳學庚還習慣跟著農機邊走邊觀察,作業現場,塵土飛揚,常常弄得土頭土臉。他滿不在乎,“搞農機研究就要深入一線,不跟著到地里走一走,就研制不出好農機”。

“既然干了這行,就得留下點什么,否則會遺憾的”

上世紀80年代以前,新疆棉花生產的總體水平相對較低。1982年新疆棉花面積僅占到全國的4.9%,總產量占全國的4%,平均單產低于全國水平18%。

1979年,兵團石河子墾區引進地膜覆蓋技術,在7.5畝地上試驗種植棉花,結果增產35%,但人工鋪膜一天只能鋪4分地。鋪膜后,要靠人工在地膜上點種,進度慢、勞動強度大……

看到職工鋪膜時的辛苦,陳學庚心疼不已……經過幾個月集中攻關,陳學庚團隊研制出可進行聯合作業、實現膜上打孔穴播的鋪膜播種機,日工效120畝至150畝。地膜覆蓋技術得以推廣,促成新疆棉花產量第一次提升。

上世紀90年代后期,新疆棉花種植又遇到瓶頸,畝播種量4公斤至6公斤,大水漫灌,肥料利用率不到30%,加之人工成本高,使得利潤更微薄了。

“每到4、5月的定苗期,全員定苗,棉花地里人山人海。”陳學庚看到種棉花給大家帶來這么多困擾,就開始琢磨定苗問題。

看場地、采數據,陳學庚帶領團隊成功研制一次作業完成8道工序的膜下滴灌精量播種機,形成11個系列新產品。很快,精播機在南北疆打開了局面,2012年新疆棉花種植面積占全國36.6%,成為我國最大的棉花生產基地;隨后幾年,棉花種植在新疆形成全程機械化生產局面。

有人說,他就像一個“主攻手”,看到機會來了,就會沖上去抓住。現在,陳學庚又將大量精力投入到殘膜回收機具的研制中,“既然干了這行,就得留下點什么,否則會遺憾的。”

制圖:汪哲平

一生執著 樂在其中(記者手記)

英雄不問出處,誰是英雄,要在“戰場”上見分曉。

一個中專畢業生,能成為某個領域的專家,并當選工程院院士,靠的是什么?我們在陳學庚執著堅守、一生奉獻中,找到了答案。

有人問陳學庚,搞農機研究苦不苦、累不累?他回答:“從事農機研究工作既苦又累,但是為農業發展解決了問題,為社會作出了貢獻,我樂在其中。”

半個世紀以來,陳學庚不知疲倦地奔走在大田里、實驗室里、車間中。如今年過古稀,他依然沒有停下前進的腳步。正是這樣一種對事業的執著,支撐著他一路不斷攻堅克難、永不懈怠。

陳學庚將對事業的執著化為實實在在的行動,令人敬佩,值得學習。

如果我們每個人都能腳踏實地,奮勇前行,就能在平凡的崗位上做出不平凡的成績,也是對社會做出的一份貢獻。

相關推薦:【湖北三支一扶宅學備考補給包|2020湖北三支一扶直播課|2020湖北三支一扶筆試課程

原標題:半個世紀 一方棉田(講述·一輩子一件事)

文章來源: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20-06/08/nw.D110000renmrb_20200608_1-06.htm

 注:本站稿件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轉載請保留出處及源文件地址。
(責任編輯:smt83593)

免責聲明:本站所提供試題均來源于網友提供或網絡搜集,由本站編輯整理,僅供個人研究、交流學習使用,不涉及商業盈利目的。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系本站管理員予以更改或刪除。

微信公眾號
微博二維碼
咨詢電話(8:30-21:00)

400 6300 999

在線客服 點擊咨詢

投訴建議:400 6300 999轉4

国产亚洲中文字幕